欢迎光临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
抗击肿瘤的军团里,除了传统的手术、外放疗、化疗外,利用放射性碘粒子针对性地对恶性肿瘤细胞近距离杀灭,也越来越受到癌症治疗领域的关注。

9月21日,第十九届全国放射性粒子治疗肿瘤学术大会在南京举办,小小碘粒子吸引了来自国内外的上千名专家学者。与会专家表示,放射性碘粒子植入治疗癌症,在中晚期前列腺癌、胰腺癌及癌症的多发性肺转移、肝转移等方面都有自己独到之处。

开幕式现场 陈红明/摄

碘粒子可对肿瘤精准布点,创伤较小

为何这跟芝麻粒大小的碘粒子,竟然有如此威力?它与肿瘤作战的阵法有何高超之处呢?

在68岁的老李身上,足以证明这小小碘粒子抗击肿瘤的实力。13年前,老李查出贲门癌肝转移,受尽了化疗的折磨,射频消融等治疗方式也无济于事,在治疗“走投无路”之时,碘粒子给他治疗路上点亮一盏明灯。中大医院介入与血管外科郭金和教授团队为其进行了碘粒子植入术,术后随访发现,肿瘤病灶在慢慢缩小。虽然之后几年,也出现了3次肝脏转移,但是每次只要碘粒子出马,就能将肿瘤击破。在今年6月份又发现小病灶,再次植入碘粒子后,老李各项指标都趋于正常。

郭金和教授

有碘粒子加入,在抗击肿瘤的战役中,总是捷报频传,这是由于碘粒子兵力精良,兵法高明。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专委会粒子分会主委、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介入科郭金和教授介绍,碘粒子的作战兵法,一般是通过CT或B超设备,对肿瘤部位进行准确定位,锁定“敌方目标”。在影像引导下经过穿刺,悄悄将直径碘粒子植入肿瘤组织内。根据肿瘤大小与位置,精心布点,放置足够数量的碘粒子,由内向外“引爆”肿瘤细胞。

碘粒子精明能干,只对肿瘤进行剿杀,对周围正常组织损伤非常小。这一治疗方式,具有创伤小、副作用少、疗效直接、可重复进行等多种优点,大大延长了病人的生存时间,创造了一个个生命奇迹。据介绍,放射性碘粒子技术在中大医院自2003年,开展16年来,近5000名患者成为受益者。

滕皋军教授

该技术的创始人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会长、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院长滕皋军教授介绍,撑开的支架既能“疏通管道”,又能进行局部放疗防止肿瘤再次生长,可以说是“一石二鸟”。这就打破了碘粒子原本只治疗前列腺癌实体肿瘤的局限性,目前该技术出口到欧盟,在全球范围推广使用。最常见的放射性粒子食管支架,在解决吞咽困难的同时,对肿瘤进行局部内照射治疗,可以显著提高中晚期食道癌患者的生存质量和延长生存时间。目前,放射粒子支架技术已由食道延伸应用到胆道梗阻、气管狭窄、肝癌晚期门静脉癌栓治疗、下腔静脉癌栓治疗等多个领域。

创新之路永不止步,中大医院介入与血管外科在华东地区率先采用先进的3D打印技术,让对抗实体肿瘤的作战阵法更精准。粒子支架的研究与应用、粒子植入与5G远程手术相结合、3D模板打印、粒子链的研究、剂量学的探索、多学科联动手术……一项项崭新的科研成果不断出击,填补着全球范围内粒子植入研究领域的空白。如今,通过十数年坚持不懈的努力,这项来源于西方的技术,逐步刻上独属于“中国”的印记。

碘粒子植入与其他治疗方式齐抗癌,效果更佳

碘粒子的威力声名远扬,力克顽敌,众多棘手的肿瘤败在它手里。据介绍,碘粒子“战场上的老朋友”有前列腺癌、肺癌、肝癌、胰腺癌或腹膜后、盆腔、淋巴结及椎体附件广泛转移的实体肿瘤。肿瘤家族里比较小众的滑膜肉瘤、平滑肌肉瘤、横纹肌肉瘤、恶性组织细胞瘤、恶性神经鞘瘤、脊属瘤及口腔内的肿瘤、眼部肿瘤、皮肤癌等,胆管癌、食管癌等空腔肿瘤等,见到碘粒子也闻风丧胆。碘粒子的“劲敌”,一般具有对于外科治疗不理想、放化疗不敏感、肿瘤细胞生长较慢等特点。

虽然碘粒子威力大,但与其他治疗方式联合作战,战力大增。碘粒子植入术也与其他介入方式一同对抗肿瘤,如对于肝内胆管细胞癌的治疗,也先用微波消融方式,把肿瘤烫小,然后再进行粒子植入,“剿杀”残兵。还可跟骨水泥并肩作战,既抑制肿瘤细胞又加固骨骼、缓解疼痛,达到一箭三雕的效果。

专家提醒,经皮穿刺组织间放射粒子植入术,虽然能够减轻疼痛、抑制肿瘤、延长生命,但是越早植入碘粒子,效果越好,因此患者应尽早接受这种先进的介入微创治疗。碘粒子往往成为肿瘤病人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”,会上专家呼吁,将碘粒子治疗的进程前移,与内外科治疗并驾齐驱。

把握好剂量,对患者和身边人均安全

肿瘤患者和家属最关心的是,植入放射性粒子对身边人来说安不安全?郭金和教授表示,以前医生也担心安全,现在有明确的答案了——安全。医生只要把握好剂量,控制住了就不用担心并发症。

专家还表示,国内医疗粒子植入后通常存在防护过度的情况,而国外的建议是,除孕妇、儿童不宜接近放射性粒子植入患者外,普通人无需过多保护,更没必要穿铅衣防护,手术也是在普通级别的手术室进行,没有过多的隔离要求。同时建议,患者在接受放射性粒子植入前应问诊正规专业的专科医生,植入后不必过于担心放射性粒子的辐射损伤。

通讯员 刘敏 程守勤

紫金山记者 余梦迪

2019-9-22【紫金山新闻】